主页 > W新生活 >【草草疗事】鸡屎藤秒解四肢痺痛臭气薰天入口却清香 >

【草草疗事】鸡屎藤秒解四肢痺痛臭气薰天入口却清香

【草草疗事】鸡屎藤秒解四肢痺痛臭气薰天入口却清香(吉隆坡讯)如果说上期所谈及的鸡血藤是热带雨林中的巨无霸,那今期仅有一字之差的鸡屎藤就是花圃中的小不点,但这小不点不是泛泛之辈,它是中医师常用于治疗外科受伤疼痛的圣药,甚至也能治疗湿疹等皮肤病。不仅如此,它也是风湿痺痛的剋星,只需煮热它来敷患处,疼痛即可获得缓解,因此纵是小兵,也能立大功。研究生草药逾廿载的卢清保医师指出,早在他小时候,爷爷已告知鸡屎藤(又称鸡矢藤)有极佳的止痛疗效,特别是四肢风湿痺痛,往往只需用上新鲜鸡屎藤,病况即能获得缓解,叫人惊叹于这小不点的威力。他记得,当时一名妇女到来求医,因四肢风湿痺痛而痛不欲生,情况严重至双脚肌肉收缩,无法伸展,爷爷见状随即採摘新鲜的鸡屎藤全草,然后放入水中以中火煮数小时,趁热让该妇女浸泡患处,结果妇女的情况顿时获得缓解。“此外,我在新加坡的二叔曾提及在卅余年前,当时的中医师在治疗外伤出血、关节炎红肿疼痛及跌倒外伤等,必定选用鸡屎藤。”他也说,儿童湿疹是常见又头痛的皮肤病,有不少婴儿或是年幼孩子的腋下、大腿内侧,甚至全身都会长满湿疹,当皮肤破皮溃疡,那种又痛又痒的感觉是挺难受的,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搽药膏也无效,只能看着湿疹越长越多,最后连脸颊也被感染。根部配药慢火煎 1天1剂治湿疹“这时,只需把长在地上的鸡屎藤粗根拔出,加入人参(或是党参)、土茯苓、苍术、炙甘草以及份量较多的北耆慢火煎,每天1碗送服,同时把大量鸡屎藤全草加水煮开,每天细心清洗患处再抹去,让患处在通风处凉透。通常在短时期的治疗后,儿童的湿疹情况会有所改善。”他指出,根据医书记载,鸡屎藤功能有祛风利湿、消食化积、止咳及止痛等,常用于风湿筋骨痛、跌打损伤等外伤疼痛,同时对于放射治疗所引起的白血球减少症或农药中毒等,鸡屎藤也有一定的疗效。“若是用在外伤疼痛,用法是拿半两至1两的新鲜鸡屎藤,然后把它捣碎再敷在患处,每天2至3次,每次5分钟,用上7天即可,若是风湿痺痛则可参考当年我爷爷的做法。”他说,鸡屎藤是採收其地上部分,挖掘根部及洗凈和切段,其根部则切片,可鲜用或晒干,也能生用。在《本草纲目拾遗》就对鸡屎藤如此指出,“治瘰疬(即颈部淋巴结结核,或俗称老鼠疮)用根煎酒,未破者消,已溃者敛,用鸡屎藤的根部加白米酒一起煮,可消除尚未破开的疮,若是已溃烂则达收敛功效。另外,在《福建中草药》方也提及鸡屎藤有消食化积,以及健脾胃疗效,若欲治食积腹痛及腹泻,可单用鸡屎藤煎服,或是配上山楂、神曲等,至于要治疗脾虚少吃及消化不良,则可配党参、白术及麦芽,小儿疳积则可用鸡屎藤根加猪肚炖服。轻轻一搓 臭如鸡屎虽然鸡屎藤名字不雅,也带有一股非一般人能接受的异味,但无损它的两大使命,既是生草药,更是花圃常见的观赏花,皆因其花瓣美观大方,而且生命力特强,无需特别栽种或照顾即可茁壮生长。卢清保医师指出,在马来西亚,鸡屎藤一般常见于华人新村或人烟较稀少的园坵地区,反而在热带雨林或茂密丛林无法找到它,这是因为它喜欢生长在阳光充足的地区。“老一辈的华人也爱把它栽种在住家花圃,除了因为它的功效显着,更因它的迷你型花瓣犹如牵牛花般赏心悦目,通常它的叶子是对生,每逢6月至7月就会开出一小丛粉红色花瓣。”他补充,鸡屎藤在清代《本草纲目拾遗》中的记载本是唤作皆治藤,但一般人却把它改为鸡屎藤,既然它的名字有鸡屎字眼,顾名思义就是有臭味,只需轻轻一搓它的叶子,一股犹如狐臭味或鸡粪味随即飘开,也因此古人唤它为鸡屎藤,直到中国卫生部在着手编《全国中草药汇编》时才把它改为鸡矢藤,但民间仍习惯唤它为鸡屎藤。清明仔祛风活血 止痛解毒卢清保医师提到,儘管鸡屎藤的臭味叫人却步,却无阻乡下地区妇女,特别是潮州及客家籍贯的妇女对它的热爱,每逢过时过节,她们必採下新鲜的鸡屎藤叶子,洗干净后绞碎取汁,再加上糯米粉做成糕点,蒸熟后就变成香喷喷的黑糕,以前的老人家甚至指定要用石桩慢慢捣碎,不过现在已有机器代劳。在客家文化中,每逢清明节,除了是一家人聚首及扫墓祭祖的大日子,还有一些习俗就是只吃寒食,即吃事先蒸煮的熟食,其中就包括以鸡屎藤製成的糕点,也因此它的别名为清明仔或青糰,儘管名字普通及外观黑不溜秋,但口感却是满口清香,兼具回甘滋味。老人家深信,清明仔具有祛风活血、止痛解毒的功效。根据记载,清明仔始于宋代江南一带,一般上常用来祭祀祖先及款待亲友,惟如今已买少见少。自製消积膏解消化不良他也指出,鸡屎藤除了製成清明仔,也可製成自家酿製的消积膏,口感与市面上常见的枇杷膏不遑多让,方法是先採摘大量的鸡屎藤叶子,然后把它绞碎取汁再慢火熬煮,在它较浓郁时加入适量的蜂蜜熬煮製成膏状存入玻璃瓶,这就是可口又有效的消积膏,适合消化不良者,尤其在新年期间,更常派上用场。“很奇怪的是,当鸡屎藤用作食材后,其臭味就会消失,反而变成美味又可口的食物,或许这就是大自然的奥秘吧!”‧2017.0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