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W新生活 >六四事件切穿记忆 神父雷敦龢奉献人权议题 >

六四事件切穿记忆 神父雷敦龢奉献人权议题

(中央社
已归化取得中华民国籍的雷敦龢稍早在总统府前举行的国庆大会领唱国歌,如果不特别点出神父「本业」,见面总给人有点害羞、腼腆感觉的雷敦龢像极了传统英国绅士,举止有度,彬彬有礼,但当有人介绍他是英国人时,他又常提醒别人自己已是「正港台湾人」。
除耶稣会士神职身分,公元1958年出生的雷敦龢原是英国籍,大学时期攻读法国文学,却专精中国古代哲学,获英国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东亚系博士,能说流利的中、英、法、日等多国语言。
雷敦龢深入研究人权理论、人生哲学、先秦法律思想、战国时期法制与法律思想研究、秦至唐法家思想与人权理论专题研究,目前于辅仁大学法律学系执教,提倡和平与人权议题对话,着作等身,发表许多有关人权的论文及演说。
现年61岁的雷敦龢28岁那年到新竹学中文后,就跟这块土地结下不解之缘,除了不在台湾的期间,全身心几乎都奉献给新竹偏乡,别人是「我不在咖啡馆,就是在往咖啡馆的路上」,雷敦龢是「我不在新竹偏乡,就在前往新竹偏乡的路上」。
熟悉的人都知道雷敦龢行事低调,不喜欢用手机上社群软体,只用email联繫外界,但即使雷敦龢不滑手机,行蹤却一点都不难掌握;每到週末,他的身影就常出现在新竹县尖石乡、五峰乡与竹东镇等偏乡教堂,跟原住民相处融洽。
雷敦龢深爱绿意盎然的森林,喜欢在大自然与教堂弥撒里,洗涤自己与信徒心灵,但外界不知道的是,这样看起来平静祥和的雷敦龢内心,曾被六四事件划下狠狠一刀。
当时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任教的雷敦龢说,亲耳听到坦克车隆隆作响地前进,在同事耳语中得知现场「开枪了!」一片风声鹤唳中学校停课,人心惶惶。
他说:「我每天紧张得要命,压力很大,因为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活着,压力让我失去部分记忆,我直到安全离开北京,才感受到身心灵的创伤有多大。
」六四事件像把利刃,把雷敦龢的记忆切割成两半,六四事件前的人事物雷敦龢记得很清楚,六四事件后的事,雷敦龢却常常记不住,不论年代、数字与人名都走入记忆黑洞,难被唤醒。
作家米兰‧昆德拉(Milan Kundera)曾说「人类对抗权力的斗争,就是记忆与遗忘的斗争」,而对忘不掉六四事件的雷敦龢而言,关注废除死刑、人权与和平议题,蕴含的正是对已逝及现存生命的爱与尊重。
雷敦龢表示,「保护生命,我觉得现代的国家不要用野蛮的刑法,我反对死刑」;这些话可能很「台湾不正确」,但看得出雷敦龢不论是宣扬人权或宣教,都视之为一生承担的责任与使命。
持续在新竹传教的雷敦龢2018年1月取得外侨永久居留梅花卡,5月30日归化为中华民国籍。
为人低调的雷敦龢不受访,但透过辅大公共事务室转述,获邀领唱国歌,对这份殊荣深感荣耀,他也在第一时间分享喜悦给朋友们。
雷敦龢非常认真看待在国庆唱国歌,除私下练习,彩排时更到场练习走位,「我特别去找出国歌的乐谱,了解音律的变化,认真背诵歌词,我有点紧张,也觉得十分荣耀」。
「爱里没有惧怕;爱既完全,就把惧怕除去」,走过惧怕的雷敦龢正以默默的服务与奉献,贡献给这块土地及每个与他相遇的台湾人。
(编辑:李明宗)1081010